About dreams and companies.

【美苏】Brother 07

强制食用:

·小混蛋Solo的今日成就:围堵哥哥。


其他章节:传送门




07




大家都以为他不记得了,但Napoleon记得很清楚。


四岁时,Napoleon的生母因为抑郁症在精神病院自杀身亡,大家都认为这个年纪的孩子多半没有太明确的记忆,但Napoleon却对母亲离开的那一天记得很清楚。


是夏天,他被放在床上,穿着黑色的鞋子。妈妈坐在梳妆台前打扮,她哼着小调、梳理头发、戴上耳环,亲吻他脸颊的时候带来淡淡的脂粉香,那枚蓝色的水滴形耳坠在他眼前一摇一晃,让他禁不住伸手想抓,但妈妈握住他的手,亲吻他。


“Nappie,Nappie,妈妈要走了。”


他想问妈妈要去哪里,但是眼睛却不断被妈妈棕色的头发和绿色的眼睛吸引,他一边想要伸手去抓那枚耳坠,一边又想抱住妈妈的脖子,妈妈用鼻尖贴着他的额头,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吻。


“妈妈要走了,”她说着,接连在儿子的脸上留下亲吻,“对不起,小Nappie,但是妈妈必须要走了。”


她将他放在床上,将一旁的玩偶塞进他手里,留下最后一个吻,然后挥挥手离开,木跟的丝绒红鞋在地毯上敲击出笃笃的响声。Napoleon现在还记得她裙摆上的花纹,记得那些红与黑组合成的花朵,它们一闪而过,消失在Napoleon的眼前。他的妈妈在那一天离开住进精神病院,一年后,她自杀身亡。


葬礼上,Napoleon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穿黑衣,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要在这里聚集,他蹲在教堂后的院子里,发现草地上有一群蝴蝶,而那座尖顶的教堂让他害怕,爸爸拉着他的手才把他从院子里带离。


此后的许多年,大家不经意提起Napoleon的生母,总会说:“唯一的好处是,幸好他不会记得。”


但他记得很清楚。


他知道生母的家族有精神病史,知道她在生下他后就患上了产后抑郁症,也知道她曾经试图买一柄手枪。五岁之后,Napoleon一点点从家里翻出母亲的遗物,借着那些日记和病例还原了母亲离世前的记忆。此后的数十年里,他不断补充和完善有关抑郁症的知识,同他的父亲一样,他担心自己会受到母亲的影响。但也许正是因为母亲离世的刺激,Napoleon的性格与生母完全相反,他从不自怨自艾,也很少惊慌失措。他不想了解别人的评价、不愿迎合他人的取向、不屑知道正确的作法。他招摇、自在,甚至有些无法无天,因为他知道生命的不可捉摸——那么人生就是狂欢罢了。


Napoleon决定要追求自己的哥哥,除了Illya之外,别人的看法他都不在乎。而且他觉得,关于喜欢自己的哥哥这件事,他已经进行很久了。




“Illya。”


他亲昵地叫着,把头埋进哥哥的怀里。他的哥哥刚刚洗过澡,身上有沐浴露的香气,还有一点点奶味。


“你睡觉前喝了牛奶么?”


“嗯,”Illya揉揉弟弟的小脑袋,“你也想喝?”


“想!”Napoleon腾的一下坐起来,拉住哥哥的手,“我们去厨房找点东西吃吧,我有点饿了……”他摸着扁扁的肚皮,朝哥哥撒娇,Illya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说:


“谁让你晚餐不好好吃饭?”


“下次不会了!”Napoleon跳下床,伸手去拉床上的哥哥,“来吧!”


Illya让弟弟坐在床边,拎起地上的拖鞋给他套上才牵着他下床。“不要着凉了。”而他的弟弟蹦蹦跳跳的,迫不及待要跟他下楼探险。Napoleon手里拿着手电筒,像个特务一样紧贴着墙、一步一挪,还时不时回过头把食指堵在唇上,发出“嘘 ”的声音。


“小声点,爸妈已经睡了。”他这么说着,Illya也笑起来,他跟在弟弟身后悄悄下楼,一只手比出枪的样子别在脸旁。他们的父母当然不会责怪两个孩子这种程度的调皮,只是Napoleon自从看过《007》之后就沉迷于扮演间谍,就连在家里也要维持自己的“间谍形象”。而为了配合他,Illya的角色总在反派和军需官之间变幻,这一次,看来他是军需官。


“K先生,前方发现敌人,尽量避免开火。完毕。”Napoleon矮身走下楼梯,窜进厨房。他说的“敌人”不过是一个摇曳的树影,在洒着月光的地板上一摇一晃,像个张牙舞爪的迪士尼鬼魂。


“收到。完毕。”Illya跟着弟弟躲进厨房,藏在冰箱旁边。他的弟弟探出头去窥视四周,黑暗的厨房里空无一人,只有水滴从那个坏掉的水龙头里不断漏下来,砸在不锈钢的水槽里,发出啪啪的清响。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他们发现橱柜上摆着Agatha今天带回来的酒渍樱桃和草莓蛋糕,而牛奶就放在他们身旁的冰箱里,一切都万无一失。


“安全。”Napoleon关掉电筒,朝哥哥点点头,Illya便伸长手臂摸到墙壁上的按钮,打开了厨房里的灯。Napoleon把小蛋糕分成两份,偷了几个酒渍樱桃;Illya则给他们两个都热了一杯牛奶,还加上一点肉桂粉作为格外的犒劳。两个孩子把食物端回房间,高兴得几乎忘记要继续扮演他们的间谍角色,然后坐在Illya的下铺瓜分掉这些甜点。


牛奶让他们的唇上都染上一圈白,Illya用纸巾帮弟弟擦掉,Napoleon则笑着指着他说:“Illya变成老爷爷了!”“我变成爷爷的话,就不再是你的哥哥了,你要叫我爷爷。”Illya逗他,Napoleon却立刻扁起嘴,说:“不行,你变成老爷爷也还是我的哥哥。”


“好吧。”Illya把纸巾扔掉,把吃空的杯子和蛋糕碟放到桌上,拍拍弟弟:“现在跟我一起去漱口。”


“好!”Napoleon兴高采烈地跳下床,在哥哥的提醒下自己穿上拖鞋,拉着Illya的手走到卫生间里。他拍拍圆滚滚的肚子,打着饱嗝,从哥哥手里接过那把柄被做成巴斯光年样子的牙刷。


“为什么你的牙刷和我的不一样?”刷到一半时,他挥挥手里的儿童牙刷问道。Illya用的是成人款,上面没有任何可爱的图案,只有一个胶套用以防滑。


“因为我是大孩子了,要和大人用一样的牙刷。”


Napoleon不满地皱起眉,嘴里还含着泡沫,因此说话听起来像一阵嘟囔。“我也想和Illya用一样的牙刷。”


“再过两年就可以了,你现在牙齿还太小了,用大人的牙刷会刷不干净的。”


“是么?”他看着手里的巴斯光年牙刷。


Illya捏捏他的脸,说:“是,快点刷完上床睡觉。”


“好——”


听到这句话,Napoleon迅速刷完牙赶在哥哥之前冲回房间,拉开被子躺了进去。Solo家的兄弟共用一张上下架床,Napoleon年纪更小、体重更轻,因此睡在上铺,但他时常会钻到下铺,和哥哥睡在一块。Illya回到房间时,弟弟正把脸从被子下露出来,朝他咧嘴而笑。


“今天又要来抢我的被子?”


“嗯!”


“小心我把你踢下床。”


“不会的,我会抱紧Illya!”


Illya躺下来,揉揉弟弟圆乎乎的脸,伸手关掉了床头的台灯。


“那你最好抱紧了。”他说。




“Kuryakin,抱得太紧了。”


“噢,抱歉。”


Victoria摇摇头,将腰间的褶皱抹平。Illya还没来得及调整姿势,摄影师已经发出指示让他们做下一组动作,Victoria没有在意,立即进入状态,开始扮演一个俏皮又天真的少女,转变之快令Illya瞠目结舌。


这两周,他开始私下学习如何在镜头前摆姿势。Illya向Carlo借来一个三脚架,用手机拍下自己的照片作为对比。和镜子里的自己不同,照片中的人物总是破绽更多。Illya知道人的眼睛都有美化功能,但当照片摆在眼前时,他才清楚地意识到就连一点点的差距都能被镜头无限放大。和工作室的其他模特不同,他才接受培训没多久,没有经验,只能私下用功补足。尽管这只是一份兼职,但Illya不喜欢敷衍了事,无论做什么,他都想竭尽全力做到最好。好在作为一个优等生,他向来善于找出难题的答案,也有足够的耐心,剩下的只需要时间的积累。而事实证明,努力会换来回报,这几周,Victoria对他的叱责越来越少,他也不再需要摄影师花上两倍的时间教导如何做动作才能完成工作了。今天,拍摄提前结束,他收拾东西准备回家,Victoria突然捏捏他的腹肌问道:“你现在的体重是多少?”


“嗯……好像是90公斤。”


Victoria摇摇头,说:“不行,重了一点,最好减到88左右。你是不是在打拳击?”


“我练过桑搏。”


“那是什么?”


“是一种俄国搏斗技,是起源于军队格斗的一种武术……”


Victoria摆摆手,打断他说:“很好,你应该继续练下去,但是我觉得,你是不是也该去练习一下芭蕾?”


“芭蕾?”Illya从没想过自己会和舞蹈扯上关系。


“你的动作倾向于运动员,显得太强壮了。练练芭蕾会对你有好处的,让你变得更……”Victoria斟酌着用词,“更优雅。


她朝Illya抛去一个命令的眼神,转过身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同时把手机夹在脖子和下巴间,对着电话那头说:“帮我查一下Polina周六晚上八点有没有空?嗯……好的,请转告她,一位叫Illya Kuryakin的先生会过去上课的……好的,谢谢。”


挂断电话,她转过身来,朝Illya挑眉一笑:“好了,记得下周六去上课。”


Illya来不及拒绝,就看见Victoria已经拎起自己的包,昂舒阔步出了工作室。他一边盘算着逐渐增加的兼职时间,一边走下工作室楼梯,打开门后,他看见自己的弟弟正坐在路边的长凳上,耳朵里塞着耳机。


“嘿,Illya。”Napoleon朝他挥手。


弟弟的出现让他胃部一紧。自从上次在浴室里被Napoleon戏弄过后,他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以至于弟弟形成现在这样肆无忌惮的性格,但无论他怎么想,也弄不明白是哪个环节的错误。是不是自己太惯纵他,才让他敢为所欲为?或者太严厉,才让他有了逆反心理?只有一点Illya是肯定的——他的弟弟的确和他过于亲密了。


Solo夫妇的工作需要外出,常常一整周都不在家里,能照顾弟弟的只有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总是待在一起,亲密无可厚非,甚至难以避免,所以Illya才对弟弟和自己过分亲密的关系丝毫没有察觉。但现在想起来,也许Napoleon总是粘着他、跟着他,甚至喜欢亲他,已经是种暗示。


这样的想法让Illya害怕面对自己的弟弟,但Napoleon摘下耳机,向他走近。十五岁的Napoleon婴儿肥还没褪去,但下颌两边的形状已经逐渐明显。光看他的五官会觉得这是个俊俏甜心,然而一旦他朝你眨眼,就会显出一丝邪气来。少年和青年的明显分界在这个年纪模糊不清,反而带有令人惊奇的魔力——Illya猜,他就是用这张脸来迷惑他人的,因为没有人想象他会干出坏事来。


但是,事实就摆着他面前:他的弟弟,就是个坏小子。



评论
热度(71)
  1. 嗒咯哒咯吸强制食用 转载了此文字

© 嗒咯哒咯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