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dreams and companies.

[芽詹]初吻(一发完,大概是甜饼)

Incredibly perfect.

忠犬控墙头草:

*短篇才是适合我的,没有后坑之忧(
*傻白甜OOC……胡言乱语不知所云,也不考据(欢迎捉虫),反正就是谈恋爱对了……因为手机码字打英文太麻烦干脆就不用英文了(……


------------


初吻


1941年12月初,一个普通的夜晚。


史蒂夫搓了搓自己被冻得有些僵硬的手指,孱弱的身子在暖黄色的灯光下照射出一道摇摇欲坠的影子,好像风一吹就会消散在寒夜里了。


但是这个影子像是生了根一样,在风中瑟瑟发抖却毫不动摇,一如史蒂夫那执拗的性格——巴恩斯下班后和同事们喝了点儿酒,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史蒂夫已经冻得鼻尖通红,把巴恩斯吓得酒醒了一半:“史蒂夫!我的老天爷,你在外面呆了多久了?”
他马上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又脱下毛衣,不管不顾地全部往史蒂夫身上堆。巴恩斯对史蒂夫有种近乎强迫症一样的保护欲,他总是害怕自己这个多病多灾的好朋友一不小心就死了——他有哮喘、心脏病、家族遗传病,身体瘦得像个营养不良的秸秆,更何况现在还是大冬天!


他握住自己小个子朋友的手,巴恩斯的体温偏低,但是足以温暖对方了。史蒂夫坦然地接受了他的照顾,并且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的老板提前让我们下班了,我想——干嘛不等你一起回家呢?”


史蒂夫在一家报社工作,他是个新手菜鸟,但是意外的能写出打动人心的漂亮文章。巴恩斯觉得这一点儿都不奇怪——毕竟史蒂夫永远都摆着“我就是正确的”一张脸,而且不管怎么样都能说服你相信他。
而巴恩斯,他在一家酒吧当服务员。他能受聘很明显源自他的相貌——任何一间酒吧都喜欢这样的服务员:笑容迷人,举止优雅,再加上一双灰绿色的带笑的眼睛,谁能拒绝他呢?


巴恩斯亲昵的握着斯蒂夫的手——这对于两个男人来说有些奇怪了,但是很明显两人都习以为常:“这是什么?提前的圣诞礼物?我可不能接受。”
“你从来都不好打发,”史蒂夫的手已经渐渐回暖了,两人并肩走在积雪的街道上,明亮的橱窗里圣诞树一闪一闪的发着光,“我初中时送给你那本书,你到现在都没有看完。”


“可是被我好好的放在柜子里,”巴恩斯快活地反驳,“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你每到快临近圣诞节的时候都要提起它——你才是最难搞的那个。”


史蒂夫又开始用“史蒂夫式不赞同脸”了:“你确实没有读它,甚至连扉页都没有翻开过。你跟我说你很喜欢它,可是根本就不是这样。”
“哦……史蒂夫,”巴恩斯忍不住笑起来,“我确实不喜欢读书,尤其是诗歌,但是这不影响我喜欢你的礼物——我保证,从明天开始我就开始读。”


巴恩斯笑嘻嘻地揽住史蒂夫的肩膀,居高临下地看着史蒂夫那长长浓密的睫毛,在他消瘦的脸颊上投下小片的影子。
他觉得心里好像被什么给骚动了一下,让他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又带了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的味道——史蒂夫当然不是女孩子,他一点儿都不柔软,反而硬得像块石头,砸不碎咬不动反而还咯牙。


但是他可是史蒂夫·罗杰斯,我就是喜欢这块小石头。


巴恩斯这么想着,心里那点儿酸涩又很快的变成了快乐,他像所有的美国乐天派的年轻人,永远不会为口袋里只有一块钱而忧心忡忡——明天早晚都会来临的,等真的到了那一天再忧虑也丝毫不迟。
但是史蒂夫却和他不太一样,他喜欢精打细算,恨不能把一切变量都握在手里;他总是速战速决从不拖延,一旦认为自己是对的就绝无斡旋可能。巴恩斯可不愿意因为心里那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丢失了这个好朋友,要是史蒂夫跟他绝交了——


天啊,想想就觉得是灾难。


两个人走回了他们共同的小公寓。巴恩斯在史蒂夫母亲逝世后软磨硬泡总算是成功的入驻了进来,他不把斯蒂夫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就觉得不安心……你永远都想不到史蒂夫能惹出什么样的麻烦。


时间已经是快晚上9点了,两个人上班回来都有些疲倦,却毫无睡意。巴恩斯和史蒂夫坐在公寓唯一的一张沙发上,老旧的沙发被磨得像只患了脱毛症的猫,坐上去就有弹簧噶吱嘎吱的抗议声。巴恩斯毫无形象的躺在沙发上,占了大半江山,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工作服要拿去洗,也许他可以去买一颗圣诞树,史蒂夫也许需要一件新的外套,快到房租缴纳的时候了……


房间里暖烘烘的,让巴恩斯的心也软乎乎的。史蒂夫打开了收音机,里面正在播放着一天的新闻——大西洋那边的欧洲正战火纷飞硝烟弥漫,但是巴恩斯不怎么关心,他现在自己的小日子都过的紧紧巴巴,这种事情就交给史蒂夫去操心好了。他打了一个哈欠,舒舒服服的靠在史蒂夫的腿上,活像一只收起爪子的猫咪:“嘿,你还记得那个茱蒂吗?金色头发那个,今天我遇到她——老天爷她居然快要结婚了。”


“你高二时追了她半个学期,”史蒂夫一边听着广播一边做着笔记,居然还能分出心来应付他,“还让我帮你画画像。”
“……你是故意的,给我画了一个嘲讽漫画,小坏蛋。”巴恩斯不轻不重的在史蒂夫的大腿上拍了一下。


斯蒂夫总是皱着眉头,好像有无数的重担压着他催促着他,但是和巴恩斯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放松而舒展的:“哦,我可没有因为追女孩儿而忘记朋友的生日。”


……


“……老天爷,”巴恩斯顿了十几秒才找到自己的舌头,“我还得罪了你多少事情?你是不是有个‘巴恩斯的十大罪行’记事本?我还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我没有生气,巴基。”
“……很明显你记得清清楚楚,小心眼儿先生。”


巴恩斯笑眯眯爬起来打量他,史蒂夫好像有些窘迫,脸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红晕,但是仍然摆着一张“史蒂夫式我并没有生气”的脸:“我并没有抱怨什么,巴基,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巴恩斯当然不是笨蛋,史蒂夫每次说“我没有生气”的意思就是“我要把这件事记一辈子”。
他并不生气,反而挺高兴的——他喜欢史蒂夫这些坏脾气,并且也乐意包容史蒂夫这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他挨着史蒂夫亲密的坐下,借着灯光打量他那双蓝眼睛——老天,他真的想亲一下,就一下。亲了之后会怎么样呢?要是我解释说喝醉了能骗过史蒂夫吗?或者就说是不小心碰到的?反正斯蒂夫在这方面毫无经验,我骗他说这是新流行的打招呼的方式他肯定也不会怀疑的。


巴恩斯胡思乱想,突然就有了一种冲动:就算他把心里这一点儿爱慕都告诉史蒂夫那又怎么样呢?他们之间仍然不会改变什么——他可以肯定,再过10年、20年,他和史蒂夫还会是最好的朋友,也许他们不住在一起了、也许他们会各自有自己的家庭,但是没什么人能代替史蒂夫或者巴恩斯。


谁能代替史蒂夫陪他一起长大呢?


等巴恩斯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的嘴巴贴到了史蒂夫的嘴唇上。


巴恩斯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都踩在云端上,晕晕乎乎的丧失了思考的能力——等他的小脑袋瓜终于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之后他迅速的睁大了眼睛,居然吓得一下子从沙发上坐到了地面上。


这个局面实在是尴尬。巴恩斯抬头看着史蒂夫——他也正看着自己,那双蓝眼睛亮得让巴恩斯什么借口都说不出来。他明明可以在女士面前表现得风度翩翩游刃有余,却在史蒂夫面前笨拙地像是个十六岁的小男孩儿。


“Well……”他最终还是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露出了笑容,这是巴恩斯先生准备说谎的前兆,“我得解释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


他的谎话还没能从脑子里编出来,史蒂夫就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低下头,轻轻的吻了他。


那一瞬间巴恩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好像有几百架烟花礼炮在他的大脑中砰的一下子炸开,他被炸得七荤八素,像个傻子似的和史蒂夫嘴皮碰嘴皮碰了将近一分钟——等到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乎都觉得窘迫而好笑。巴基还半坐在地上,笑得把整个脑袋埋在了史蒂夫的小腹上。


等他们终于笑够了,巴恩斯扬起头,和史蒂夫交换了他们之间的第三个吻。


这个吻很明显就比前两个成人了许多。巴恩斯终于可以向感情经历为零的史蒂夫展示自己的经验——他将自己灵活的舌头滑进对方的口腔,温柔又细致地引导着史蒂夫。史蒂夫是个好学生,很快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了。但是很明显,他们俩都不想分开,于是他们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开始了第四个吻。


“我觉得我们现在像是那些讨人厌的黏糊糊的情侣。”


等他们俩手牵着手依偎在沙发里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小时,巴恩斯还停不住地笑,史蒂夫更多的则是不好意思,他的耳根都红透了,但是还是条理清晰地反驳了巴恩斯:“巴基,我们并没有讨人厌——我是说,我们并没有打扰到别人。”


这个反驳在史蒂夫一生的驳论中都可以排进最差前三名。


“我现在就想拿起喇叭把整个街区都吼起来——让他们知道我们就是打扰别人的讨厌情侣……我得说,我现在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巴恩斯现在恨不得在沙发上蹦个十来回,“你真的是史蒂夫对吧?我确实没有在做梦?你现在背一下独立宣言怎么样?”


“……等你明天清醒过来肯定要逼着我忘了现在这一切,”史蒂夫也笑了,虽然耳朵还是红红的,“感谢我在你说谎之前打断了你。”


他们甚至不需要说出那几个字,刚才的吻足以说明一切。巴恩斯都开始怀疑起几分钟前的自己为什么这么悲观了:“我刚才还想,我真的搞砸了,要是你把我赶出去的话我就只能半夜去我的老房子——我的房间都改成小仓库了,只能在沙发上睡,真是太难受了。”


史蒂夫静静地听着,巴恩斯说着说着就开始发散思维自言自语的回忆——他们小时候,一起上学的日子,史蒂夫因为付不起大学学费而退学,他们一起工作,每当巴恩斯记不起来的时候史蒂夫就会帮他补充。最后巴恩斯那亢奋的神经终于安静了下来,他靠着史蒂夫慢慢睡着了。


等巴恩斯呼吸平稳半晌,史蒂夫才轻轻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心脏终于正常的跳动起来了——刚才一切发生得太快了,他几乎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现在才有了一点儿脚踏实地的感觉。


他不自卑,但是也知道自己是个多么无趣而孤独的人。


所以如果他还能被某人所爱,那个人肯定是巴基——如果他还能够爱什么人,那个人也肯定是巴基。


而现在他所爱的人就躺在他的肩膀上,呼吸平稳,并且,刚刚和他接吻了。
他肯定把这辈子的好运气都用完了。


史蒂夫这么想着,握着巴基温暖的手掌,开始期待着并不遥远的圣诞节。


新年就要来了。


END.

评论
热度(76)
  1. 一只胖大海忠犬控墙头草 转载了此文字
  2. 嗒咯哒咯吸忠犬控墙头草 转载了此文字
    Incredibly perfect.

© 嗒咯哒咯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