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dreams and companies.

The war without bullets 3

写作LadyS·读作LadyM:

3


 


“不是更简单吗?这难道不是你们的天性吗?不言而喻的人性本质!你们渴望被征服!


“自由,用它那光鲜的外表,剥夺了你们人生的乐趣,诱惑你们,疯狂地追逐权力,追逐不属于你们的个性!


“你们,天生就该被统治!


“到最后,你们总会臣服于我!”


 


一个狂妄的声音自飞机的广播系统中传来,刺得史蒂夫耳根发痛,紧抿着嘴角。


洛基,来自阿斯加德的“神”。他口中的话,似曾相识,只不过将过去特定的某些对象,换成了整个人类。


一样的压迫与统治。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还有……一种性别对另一种性别。


在天性的作用下,Omega臣服于Alpha。自古以来,每个Omega,都像是一件物品一般,成为交易的等价物。不同的是价值,年龄大小,外貌好坏,血统优劣,以及有关“标记”的那些区别……被奴役的血泪史。史蒂夫不明白其他Alpha如何平心以对,这样的压迫,他无法坐视不管。


不论是一种性别对另一种性别,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还是像眼前这样,一个自以为是的“神”对待所有的人类。


自沉睡中醒来的第一次出击,便激起他的热血与雄心。紧了紧装备,恰在此时,他又听见另一个声音。


“不会臣服于你这样的人。”


老人的声音。


洛基在广场上让所有人跪下,在所有人面前疯言疯语,可这一位老人,站了起来,迎向洛基的疯狂。


“不,从来没有人能跟我一样。”受到一点质疑就会更加狂妄的“神”,抬起他高傲的脑袋。


老人却说得淡然:“总是有像你这样的人。”


没错,总是有那样的人。


而我们犯的错,一直在重演。


七十年前的史蒂夫·罗杰斯,七十年后的史蒂夫·罗杰斯,被老人这一句话,紧紧连在一起,在一个漫长的睡眠以后,终于彻底清醒过来。


终于成为那个应该站在所有人前面的男人,美国队长。


恼羞成怒的洛基发动攻击,就这样被走出迷惘的队长挡了下来。


——用他的盾。象征了美国队长与美国精神的盾。


“知道吗?上次我来德国的时候,也遇到一个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我们之间有点分歧。”你也是一样的,洛基。


洛基看着从天而降的士兵,咧嘴笑起来:“一个士兵,而且,那个词怎么说来着……‘Alpha’,过时,一个过时的中庭人……”


头顶上金色双角如同他的嘴角般翘起,挥舞的权杖镶嵌着不属于地球的光芒,一位从神话中走出来的神明,正等着所有人膜拜。


但是,当他将那些神力用在不正当的地方之时,他就丧失了成为神的资格!史蒂夫忽略那家伙语调中饱含着的嘲讽,在这种时刻,只有一战!


神盾特工驾驶的战斗机火力压下,众人四散奔逃,美国队长拖住邪神的手足;可是,广场周围皆有洛基分身,飞机炮火无暇应付,光凭史蒂夫一人之力,无法完全限制对方的法术——不能击溃分身,人们的性命尚在危难之中,眼看着战事便要陷入僵局……


原本奏着舒缓古典乐的喷泉,突然换了种风格。


嘈杂喧闹,这种声音是七十年前没有的,尽管史蒂夫醒觉后在路边听过类似的东西,但像耳边这样的——姑且算是——音乐,他倒真不曾尝试。


而且,喇叭像是不甘寂寞一般,音量越来越大。


怎么回事?


这样的突变更是悠然自得的洛基,手上顿了顿,还没来得及眨眼,就被一道快速从天而降的火光击中。


不,不是火光。类似激光的光束,正来自于某种新型的武器……


“还有没有别的招了,小鹿斑比?”仿佛是从无线电中传出来的有些失真的声音。


史蒂夫发现那声音的主人了。


是人,是武器;红色,金色。


在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乐之中,从天而降的不仅是灿烂的光芒,还有一个全副武装、全身包裹在金属光泽里的男人。


“你的表演已结束,现在换我上场了!”


手掌、手臂、肩膀,每一处都架起火炮,直逼被击倒在地的洛基;应和着音乐的节奏,那个人的声音,就算隔着铁甲,都听得出快乐。


以及一种,史蒂夫从不理解的……疯狂?


钢铁侠。托尼·斯塔克。没错,就是他了。


 


并肩作战。这种距离和隔着屏幕看资料的区别很大,明明没有什么配合,却令人产生默契的错觉;就像是他说的那样,表演,舞台,钢铁侠的战斗不只是战斗,他在向大家展示自己的杰作,本该令人反感,又让那些反感的人,无法挪开目光。


哪怕是紧盯着敌人的史蒂夫,都在关注他,不易觉察。


可是,直到洛基收起武装以示投降为止,史蒂夫都没能从钢铁侠的铁甲之外感受到先前从别人调侃中听来的“纯净甜美的信息素”,即便是靠他比常人更敏锐的嗅觉,也没有找到。看来那只是寂寞无聊的老年Alpha们的凭空想象,由于托尼·斯塔克向全世界公布了Omega身份引发的想象——类似于许多Beta男性眼中,一位穿着性感的女性走在街上总会诱发许多有关于性的联想。


……哦,不对,光是在第一次见到对方的瞬间想起谣言,还暗自猜度起来,就会让史蒂夫觉得,他跟那些Beta男性或是无聊的老年人们没有多大区别。没有任何科学目的,深究任何一个Omega的性别标签,例如身体表征、信息素气味、发情期时间等等,在二战时代就是一种有关性的暗示,如果将这种深究表现出来,那便是令人不齿的流氓行径。史蒂夫不能容忍自己的第一反应,翻卷了几天的好奇被强压下去,他必须打起精神……见对方将一排排炮口收回铁甲之内,美国队长走上前去,镇定地招呼道:“斯塔克先生。”


不需要任何人介绍,世界上没有人不认识“斯塔克先生”,即使是从七十年前来的人。


钢铁侠的脑袋转了转,似乎才发现旁边的人。


“队长。”像是轻瞥一眼,钢铁面具又正回去。


斯塔克也认识他。斯塔克当然认识他,斯塔克是神盾的顾问,没准儿霍华德会告诉儿子许多有关美国队长的事,有些是美国人都知道的,有些可能是霍华德才有的回忆……史蒂夫忍不住想起点不应该说给小孩子听的故事,霍华德知道一点美国人都不知道的,如今摆在眼前,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令他莫名其妙地慌了慌神。


吸了口气,他得稳住。在托尼·斯塔克面前稳住,他总觉得自己得表现出更好的样子来。


没想到,那家伙又出声了:“你在闻什么?”


什么?


“嗨,我听得见!你鼻子里的动静……”钢铁侠语速很快地说着,下一秒,那战甲上的面罩就升起来了,紧接着的是夸张的抽鼻子声和成串的抱怨,“哦!天啊!就没个人提醒你你这么走在大街上跟全裸没区别吗!这味儿……呃啊,没人告你限制他人自由或者性骚扰或者违犯管制条例把你送到神盾去打两针吗?”


这气味?斯塔克的话提醒了史蒂夫,随着面罩的开启,原本密闭在铁甲里的空气流窜出来,立刻被史蒂夫捕捉到了。


怎么形容才好……气味与主人真是相似的,非常具有,存在感,和侵略性的,Omega气味……跟过去认知中的那些“甜美”、“柔软”一类的词沾不上边。若说其中带着甜,那也是铁锈的甜味,还跟他身上战甲一样,坚硬无比,像是被什么尖锐的物体刺穿似的,一下就从鼻腔里冲到头顶,让人顿觉头皮发麻,要不是制服包裹,史蒂夫怀疑自己的头发都要一根根立起来。


强烈的、刺激性的味道,但是,并非难闻或令人厌恶的。


如果必须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印象深刻的”?


虽说每个Omega的气息都应该是独一无二的,但这一个显然超过其他所有人,过于特殊,找不出任何相近的例子了。


史蒂夫甚至忘了转向他看看面罩下那张面孔,愣了片刻,才开始琢磨他话中的含义。


“上帝,你居然听不懂?还是要跟我对着……停!越来越厉害了是怎么回事!”不知史蒂夫做了什么惹恼他的事,令他的语速加快,边说边皱起眉头,那掀起的面罩也嗖地一声迅速回到原位,“现在好了,队长,你可要好好地求我,别把刚才那事儿写在任务报告上,否则你要不被冻回去,要不就只好给你几针,不出两个疗程,让你一辈子都没那味道惹麻烦……哇!”


斯塔克被迫停下,蹦了起来——两道来自战斗机的炮火射在他脚边,封上他说个不停的嘴巴。


“你疯了吗,罗曼诺夫探员!”难以置信地回身,钢铁侠受到来自友方的“攻击”,但这恰好也是一种令他平静下来的办法。


“斯塔克,在这方面,你没有资格教训队长。”无线电里传来红发探员冷笑般的声音。


“这个方面”,罗曼诺夫探员所说的是Alpha、Omega特有的气味。刚才钢铁侠面罩落下的瞬间,史蒂夫不经意瞥见斯塔克的睫毛扇动,下巴上的胡子也在发颤……直觉告诉他,那是被Alpha影响的表现——没做好心理准备就擅自打开面罩的,被扑面而来的Alpha气息弄得晕头转向,不禁抱怨起来……


其实就跟史蒂夫的状况差不多,只不过,美国队长可不会直接开口抱怨。


而且古往今来,Alpha遇到引人注意的Omega,没有谁会先想到负面情绪上来。


可是,不久以后,当他们带着被俘的洛基回到飞机上、托尼·斯塔克摘下头盔的时候,史蒂夫发现他的直觉出了点差错。


那种Omega的气息还在,但斯塔克没有继续躲在铁甲中逃避身边的男人——他并不会被Alpha的存在影响。


史蒂夫没能影响到他。他只是单纯厌恶一个Alpha在战斗中毫无节制地散发出属于Alpha的气场,与信息素之类的事无关,是那种绝对的压迫感招惹来另一个身处战场的男人的反感。


男性Omega也是个男人,毋庸置疑,更何况这个男性Omega还是托尼·斯塔克。史蒂夫回想起自己错误的直觉,那是种偏见,被天性左右的偏见,他不应当有这样的偏见,他不该如此估计与评价斯塔克。


那不是一个可以随随便便被Alpha影响的人。


为了避免更多不由自主的性别偏见,史蒂夫要停止在意识里对钢铁侠使用“Omega”这个越来越充满魔力的词汇。


“戴上头盔,或者收起你那一身腥味,斯塔克。”罗曼诺夫探员在驾驶舱里命令道,看起来他们俩很熟悉。


今天刚认识的神盾探员罗曼诺夫是位有着红色卷发的女性,看似严肃冷峻,但对同僚怀着强烈的责任心,初次见面便赢得史蒂夫的好感。没想到她跟斯塔克的关系不错,而且……


“承认吧,别在我面前遮遮掩掩,承认自己是Alpha女性不会影响你的魅力,相信我,你是我见过的最火辣也最具自控力的Alpha!”斯塔克先一步说出史蒂夫的疑惑。


信息素这东西,一般情况下并不会影响Beta,既然罗曼诺夫能感受到斯塔克身上的味道,那说明她……“闭嘴或者被我踢下去。我不会为同样的事辩解第二次。”罗曼诺夫坚持着,她真的只是个Beta?


“好吧,看来是我的魅力的问题。”斯塔克突然转过来,望着史蒂夫,“你觉得呢,队长?”


史蒂夫只觉得那独特的气味更强了。


“我注意到,刚才你闻了闻,然后味道产生了某种变化。”说着,男人靠近他两步,又是一阵嗅闻,“现在如何?适应了?还是说,做了这么久的队长牌冰棍,这点本能也被冻住了?”


史蒂夫不想承认这有点折磨人,但他被肆无忌惮的家伙弄得耳朵里嗡嗡直响。这不合礼貌,这根本是在——


耍流氓。


可过去并没有被调戏的Alpha,不是吗?


目不斜视,他不回答这些无礼的问题,只说:“弗瑞没告诉我他也找了你。”


“是啊,弗瑞还有很多事没告诉你。”斯塔克冲他眨了眨眼,一副“你被骗上贼船”的模样,“比如他一直想赶紧给我找个Alpha,我相信他甚至暗地里帮我填好了伴侣关系申请表,上面就差另一个名字。”


若有所指,或者说,在吓唬人。史蒂夫听后反而想笑了。托尼·斯塔克是个令弗瑞头痛的顾问,他现在正要把为他头痛的范围扩大。


“如果弗瑞真这么打算,他会不顾法律程序,先找人强行标记你。”罗曼诺夫探员在前面泼来一盆冷水。


“可他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不对吗?”斯塔克神色中完全看不出来他在跟人讨论一个对于他来说非常严肃的话题,“再说,他怎么判断得出有没有人先到一步?”


伴侣,标记,几乎是Alpha和Omega一生中最关心的问题。占有未标记的Omega,Alpha们为此热血沸腾,这理应不会因时代而改变。


但斯塔克总有本事让人以为七十年间大家的天性都经过翻天覆地的变动。克制住自己探索这男人是否被标记的冲动,史蒂夫认为他今天已经听到了太多私人话题,多到过分,他应该就此打住。


他将注意力转向一直坐在舱内露出看好戏神情的洛基。


“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怎么了?因为他这么简单就投降了?”美国队长认真的声音还是能让斯塔克收敛一些的,但那也仅仅是一两秒钟的事,“还是说你发现他是个有致命吸引力的Omega?”


不,有致命吸引力的是……史蒂夫的思路断了一会儿,还是邪神开口把他拉回来。


“你们俩打情骂俏可别把我扯进去。”洛基翻他们一眼,“阿斯加德人没有你们那种原始而低级的麻烦身体。”


无论敌方友方都不大正经,史蒂夫只能忽略这些:“我并不觉得简单,这家伙战斗力很高……”“哦,难怪。不过你这么大年纪,身手算是敏捷的了,你平时做什么锻炼?普拉提应该适合你。”说着,斯塔克还把他上下打量一番。


一个陌生的词,史蒂夫认定那是个轻蔑的玩笑;而对面坐着的洛基露出一种令人不舒服的笑容,好像史蒂夫、打量着史蒂夫的斯塔克,都是值得嘲弄的人类。


洛基认为所有人类都渺小低等令人忍不住讽刺。而他的笑容,很快被闪电打断了。


“……我不喜欢跟着闪电来的家伙。”洛基说。


事实证明,史蒂夫也没办法立刻喜欢上那家伙——穿着古典戏剧装束的金发男人冲进飞机的瞬间,他刚开口的质问便被堵了回去——先一步上前的钢铁侠被那人手中的大锤挡了回来。


两人倒在地上,而钢铁侠正好整个压在史蒂夫身上。


“又来个添乱的。”说的不错,添乱的,尽管斯塔克已经戴上头盔,可那铁甲上不知为何混杂着他身上的味道,整个儿,紧贴着史蒂夫。


从没有这么近过,过去坚信的那些尊重平等相关的理念,如今跟天性本能一起搁在天平两边,根本就是几句没轻没重的空话。


真正的考验才刚开始。


“撤回前言,队长,你应该不是根冰棍。”斯塔克边说边从他身上爬起来,还顺手拍了拍他的大腿……有些尴尬,史蒂夫眼下只能谈谈那个拎起洛基冲出飞机的人:“你觉得他是我们这边的吗?”


“这无所谓。”钢铁侠大步走过去,“不管他是要放了洛基还是杀他,宇宙魔方都找不回来了。”他要追上去抢人。


“斯塔克,我们需要个出击计划!”不应该放他这么离开——史蒂夫没有理由地想。


穿着铁甲的男人倾身扭转一边肩头,让人仿佛可以透过钢铁看见他的笑容。


“我有个计划——出击。”说着,纵身飞出机舱。


可史蒂夫没有他那样的战甲。迅速拿过装备,他放弃了尚未成形的计划,只想到要追过去。


“要是我,就不会去跟神们搅混水。”罗曼诺夫从前面扔过来一句。


“那不是神。”史蒂夫头也不回,“而且我有充分的理由。”


无论如何,这回斯塔克说得没错,史蒂夫相信这个能够及时收敛自己、尽力完成任务的男人。


 


 

评论
热度(8)
  1. 嗒咯哒咯吸写作LadyS·读作LadyM 转载了此文字

© 嗒咯哒咯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