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dreams and companies.

The war without bullets 1

写作LadyS·读作LadyM:

【Steve/Tony】【非典型ABO/MCU】


 


The war without bullets




1





“我就是钢铁侠。”




修剪精致的胡子微微上扬,双眼轻转,环顾四周瞬间沸腾的人群。




他想补充一句。




“还有,我是个Omega。”




这下男人一改严肃神色,露出标准的笑容。他不用在此久留应付全世界的关注,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




但全世界都不会放过他。记者们的脑袋高速运转,从他的话中找出联系,赶在他离场前第一时间问出口。




“这意味着钢铁侠是斯塔克最新的战斗武器吗?”




“您打算批量生产钢铁侠机甲并将其投放美军武器装备吗?”




“斯塔克先生您自己成为实验者是出于保密目的还是另有原因?”




有些人来之前脑子里只有钢铁侠与斯塔克工业的事,还没有处理好后面那句话的意义。




“请问您公开Omega身份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对《少数性别限制法案》的公开挑战吗?”




“您是否已有固定伴侣?如果答案是‘否’,您的行为可以理解为公开征募伴侣吗?”




有些人更喜欢后面的内容,或许是以为这比新型武器更值得关注,是深层次社会问题,更有新闻价值。




“我们可否假定,得到您的伴侣身份就能够使用天性控制斯塔克工业?您不认为公开少数性别身份尤其是Omega身份是一种危险行为吗?”




“为何选择这个时机公开性别身份?还是说它们本身就是密切相关的?钢铁侠与Omega?”




“您是因为Omega身份而选择成为钢铁侠吗?这可以理解为一种自我保护行为吗?您的铁甲难道包含了最新型的抑制装置?您准备把这种控制技术投入商业活动吗?”




诸如此类,越想越远,爆炸性新闻伴随来的质疑追着神色悠哉的男人一直来到会场门口。




男人转过身,挑来拣去,没有一个问题值得回答。




“我完全能够驾驭这种体质,不必各位操心。”




丝毫不提钢铁侠的事,男人离开会场,只留下镜头前各路记者撕心裂肺地给种种猜测补上答案。







视频结束。




史蒂夫·罗杰斯学会使用光碟播放器之后看到的第一段资料视频,就是托尼·斯塔克这场举世闻名的记者招待会。




托尼·斯塔克。钢铁侠。史蒂夫拿起纸质资料,又扫了一遍。他知道他是谁,虽然从未见过面。




霍华德的儿子。




钢铁侠。




Omega。最后这个词倒不陌生,陌生的是,眼下大家对这个词的态度。




公开宣布便是壮举,记者纠缠不放私人生活,还有从未听说过的法案……是叫《少数性别限制法案》吗?




“少数性别”吗?那史蒂夫可能也一样?




改天得去问问尼克·弗瑞,关于现在对“少数性别”有什么新的政策或者法令,这些天史蒂夫已经渐渐适应,不用属于过去的眼光武断地审视眼前的世界。




生活中的细节都有所改变,史蒂夫学得很快,他希望能学得更快一点。




他把手中的纸张看了第三遍。Omega,对这个词的关注有些过分,他能意识到,但这是天性;可能当代人已经不在乎这种天性,在没弄清楚以前,他不能将属于过去的不适宜的天性表现出来。




史蒂夫印象中的霍华德·斯塔克并不是Omega,不过他那个时代大家就知道这些性别并非遗传所致,霍华德的儿子是Omega,没有不合理的地方。他只是有点迷惑,照片和视频里看起来跟霍华德神似的成熟男子,到底是如何跟Omega体质生活在同一个身体里的?




但这种想法本身就是种不该存在的偏见。




从醒来以后,史蒂夫所见的一切都是新的,有些熟悉有些陌生罢了。而现在,最熟悉的和最陌生的,这两个形容词似乎都出现在了同一个人身上,托尼·斯塔克,一个藏在钢铁战甲后面的故友之子,一个被上帝注定了奇异的性别又以此为傲的男人。




有关他的经历,一张纸和一盘光碟的下面还有许多张纸和许多光碟,可史蒂夫将它们放在桌上,离开宿舍。







斯塔克大厦。




过去史蒂夫一直没有了解过好友的产业究竟有多大,如今看见斯塔克大厦,他忽地有种错过了什么的感觉。




这个城市从不缺乏这样的大厦,但这一座在潜移默化之中成了史蒂夫最熟悉也最陌生的一座。显眼到即使在楼下能看见的霍华德的姓氏,拥有于一个特殊的人手中——醒来以后史蒂夫接触的人并不多,医疗人员,特工,特工的领导人,房间里有他需要的一切,他甚至没有必要与任何一个营业员接触;不知是不是因为多年空白,每次他想尝试与一个陌生人说话的时候,都会面临心理上的困难。




他诚实地告诉了心理医生这小小的麻烦,医生却没有给他直接的回答,微笑着又跟他聊起刚注射血清时的事情,似乎认为那是他人生中重要的时刻,足以影响他一生的行为模式。




史蒂夫不大欣赏这个医生的某些手法,但他给予对方充分信任,尽管这会使他产生新的迷惘。




在这个新的时代中,大量的问题急待他去解决,可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央求他放慢脚步,珍惜此时此刻眼前的一切。




比如现在,史蒂夫带着他的速写本,时不时抬头凝望,用铅笔记录下所见细节。画画是在医生建议之前他想起的第一件可做的事,正巧医生也跟他有了相同意见,但真正走出来实施,这还是第一次。




从审美角度看,这不是个那么值得画的对象,但史蒂夫神使鬼差地坐在那儿,不自觉地记录下来。




“在等那个大家伙呢?”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对不起,你说什么?”一抬头,是这家露天咖啡店的侍应生,史蒂夫迷惑了。




“钢铁侠。”他的反应有些出乎金发姑娘的意料,“大家来这吃饭都是为了看他飞过。”




钢铁侠,没错,大家都知道钢铁侠,史蒂夫已经在视频里见识到钢铁侠那开放的魄力了。据弗瑞介绍,光是美国本土就有许多隐瞒身份行善助人的特殊公民,但像托尼·斯塔克这样高声宣布真实身份的,还是第一个。




当然,弗瑞对于钢铁侠究竟是“行善助人”还是想“做点别的”,还存有点疑问。




勇者无畏直面大众,或是好大喜功博人眼球,托尼·斯塔克可能是其中一种,也可能什么都不是,史蒂夫尚未看完他所有的资料,无权评价,他坐在这儿是源自莫名迫切的冲动,但肯定不是侍应生所说的,只是为了看钢铁侠飞过。




“也许下次吧。”姑娘看起来话中有话,史蒂夫醒来之后难得掏了次口袋,打算走人——轻微的交流障碍作祟,也许他的存在会减少店家的生意,他不想给人添麻烦。




“你想坐多久都行,没人排队,”可对方立刻制止他的动作,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这儿有免费的Wifi。”




一个陌生的词汇,那是,无线电的意思?史蒂夫愣了片刻,就要打开随身的手册,记录下来。那姑娘走向别桌还回头看着他,或许是意识到他的奇怪之处了?




与时代脱节这么久的人,确实该得来那样的目光。讪笑,史蒂夫记下那个词,刚要在心里默念一遍完成他学习的过程,隔壁桌却传来一句:




“笨蛋,要她的电话号码啊!”




史蒂夫看见一个戴着墨镜的白发老人——虽然他的年纪应该不会比史蒂夫大。




电话号码?一个移动电话号码?史蒂夫尚未使用神盾给他的那一支看起来像新式无线电对讲机的电话,房间里摆着的那一台也没有用过。可是向一个侍应生要电话……哦,他大概明白老人的意思了。




这是个可以直接向陌生人开口要电话号码的年代了。史蒂夫还需要点时间消化现代人的习惯,他思索的表情引来老人更多关注。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在为体质困扰?”老人将椅子转过来点,“打起精神来,年轻人,这时你完全可以复古一点,拿出点我那个时代Alpha该有的骄傲来,为了爱情,Alpha追求Beta并不丢人!”




Alpha,史蒂夫·罗杰斯是个Alpha,与大多数人类不同,这是个数量比较少的性别,以他们的强大与魄力,在历史长河中一直处于社会领导地位。




但这位老人说的话,让人不禁怀疑,Alpha是怎么了?一贯被人们仰望的性别,到如今似乎变成了什么畏手畏脚的代名词了?




《少数性别限制法案》,方才在视频里出现的新词浮上心头。原先他只根据托尼·斯塔克的Omega身份想到对Omega的限制,难道说,这法案还限制了Alpha?




这样的质疑并非来自天生的优越感,史蒂夫皱了皱眉,他只是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二战时,Alpha、Beta、Omega三种性别间的壁垒由于战事而一次次被特殊的例子打破,有些人预见未来三者的社会地位会更加平等和自由,史蒂夫也支持他们的想法……莫非现在真的实现了?




不,他心里有种预感,或许这会比单纯的实现更糟。




“抱歉,我并没有……”想礼貌地拒绝老人,史蒂夫不能跟一个不知底细的人深谈此事,但老人示意他不用继续说下去。




“我懂,年轻人总是期待跟个神话般的Omega相遇,我年轻时也这样。




“可故事只是故事,你一生能遇上几个生活正常精神正常的Omega?又有几个会不为那些事儿正眼看看你?要不然就是……”




老人扭头看了看身后的斯塔克大楼。




“那样的?呵呵,那也算Omega?新闻炒作让股票上了多少点?Omega?”




托尼·斯塔克,老人正用怪异的口吻说起公开身份的钢铁侠。史蒂夫无法理解那话中的情感,只见老人的同伴把老人的椅子转了过去,笑道:“也不看看你每天来这儿干嘛,等着‘钢铁处女’给你撒点纯净甜美的信息素下来?”




“那是你的目的!都说了那是斯塔克外壳上的一种装置,跟你从店里买的十美元一包的假货没有区别!”老人气乎乎地跟友人理论起来,吵吵嚷嚷起道听途说的故事,把更多的疑问埋在旁听者的心里。




看起来,Alpha和Omega的处境,都不是那么如意。史蒂夫渐渐在邻桌老人们身上感受到浅淡的Alpha气息,而他们像史蒂夫那时的Alpha一样,闲时将Omega作为永恒的话题。




那座大楼的主人,挺身站在世界面前,成为全世界的谈资。过去史蒂夫考虑的问题很多,他没有碰过Omega,这一方面的事情也一直没有成为生活的重要部分;可一觉醒来,他有点担心,悠闲的恢复期会让他忍不住关心,像那一桌聊着聊着就开始回忆青春时代的老年Alpha一般。




迎着阳光,史蒂夫再次看向斯塔克的大楼,停下笔。




今天,他没有等到钢铁侠飞过,也不知道所谓的“钢铁处女的假货”是什么东西。




或许等他见识到一切,他便会有更多,更不一样的想法。




让他看清自己的处境,让他看清这个世界。




TBC

评论
热度(15)
  1. 嗒咯哒咯吸写作LadyS·读作LadyM 转载了此文字

© 嗒咯哒咯吸 | Powered by LOFTER